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您的举报已受理,感谢您对春雨杯的帮助!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浙江春雨杯 > 第四届参赛作品 > 高中组 > 正文

年少轻狂

上传时间:2018-04-22 19:49:38

作者:刘孟瑶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有天晚上做了个梦,梦见我只身一人走在白茫茫的雪色间,披着艳红的斗篷,一边和着冷气搓着手,一边不停歇的向前赶着。在路上,我看见终年不化的南山渐渐有了消融的迹象,看见原本渺无人烟的荒山飘起袅袅炊烟,看见四季常春的松柏被雪磨成白白一层。
我其实并不奇怪这些原本在我脑中根深蒂固的景象,为什么在梦里会变得另一番模样。只是觉得,也许这些本来就该是这样的,可惜的是,那个穿着红色斗篷的小姑娘一直没能在现实中见到这些而已。
那个梦中的小小姑娘啊,她被驯化成乖巧听话的模样,对大人们的话照盘接收,按照那些条条框框不假思索的辨别出好坏高低,善恶姸媸。譬如死火山就一定死在过去,终年寒冷的北国就一定是不近人情的,譬如不喜欢的人就一定是坏人,譬如,小姑娘就该平凡普通的过一辈子,做个无故他人喜悲的成器之人。
于是总是能在某个午后,突然就想起五六岁时候的自己,踩着费劲力气搬来的板凳,捧着肉乎乎的脸,一双眼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窗外。仰头望天时会因为天上偶尔飞过的大雁而开心,会因为数星星数得累了而学着大人的模样唉声叹气。而那时喜欢做的事,大概就是看路上那些来来往往的人,无一例外,都是神色匆忙。明明不过几层楼高的距离,但在我的瞳仁里,却显得分外渺小。
明明还未到达多高的境界,那时的我却隐隐觉得,大抵以后我要做个慢慢且自由的人。
人常说,三岁看到老,可是再往前想想,三岁的我做不到老老实实的坐好,也从未想过自己今后要成为什么样的人,心里自然不会相信三岁看老这种荒唐的言辞。可有一点,我不得不承认,就是小时候养成的很多习惯,就算有一天无意识的将它们全都遗失在身后,它们还会在潜移默化中顽强地活在自己的身上。
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企图像小时候那样等着别人一招手,我就会屁颠屁颠的跑过去,许着长远的诺言妄想时间悠长悠长的过,可是没有。所有人都在告诉我,你应该学着悦纳整个世界,而不是等着这个世界来认识你。
可是他们忘了,一直以来帮我隔绝了整个世界的是他们,要我骨琉璃,要我面珠玑,要我心慈悲,要我无喜悲的也还是他们。按着他们铺就好的道路一步步走下去,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,或许日后的某天我会长成他们心中最好的模样,安静本分,规矩的有些可笑,像这万千尘世中许多许多人的模样一般,单纯的为活着而活着。
那些人的样子里,会有我的眉眼,会有我的唇角,会有我的鬓影,却不会拼不出一个完完整整的我来。我并非走不出迷雾,我只是想,就此从崖边跌落而已。
读过《荷塘月色》的大约都会为其中的几段景物描写深深折服,我却觉得其中有几句写的饶有兴致。“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,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不想,便觉是个自由的人。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,一定要说的话,现在都可不理。”
既然选择活在这世上,或多或少离不开几句违心的话,无论是阿谀奉承还是互相吹捧。但这都是白日里的,我却总觉得这是因为日头底下鬼不可以到人间游荡,所以指使着我们这些替身,替他们做些尽善尽美的好事来。然而到了晚上,这种债务关系才可解除,成个真正的自由人,成个能掌控自己想法的人,哪管所经历的热闹从来不是自己的,却唯有自由二字读起来让人满心欢喜。我是否应为我生在这样一个没有战乱,没有动荡的时代里,却只能透过薄薄史书去窥透那个厚重的年代而庆幸。
却又觉得,无论生在何时何地,无论高低贵贱,人活一世想要的大约不过那么几种,在那字里行间,我们想要表达的都是一样。往远了说是,“羁鸟恋旧林,池鱼思故渊。”往近了说是“若为自由故,生命爱情皆可抛”。无论哪种,都该被怀有敬畏。
《浮生六记》里译者将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写在前面,是要提醒后世,不必囿于那些困扰中,不如活在当下,不如趁着年轻,何必听从别人心意成为供他人雕琢的玩物,受人供奉的石佛固然好过长在山间的青石,却始终觉得不如放我做块石头得好,正如先生写的那般,山中何事?松花酿酒,春水煎茶。留着长长的头发背着重重的箩筐,一步就是一世风景,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。伸手时握住的是风,张开双臂时拥抱的是炽热,带着与生俱来的生猛与莽撞,如同飞蛾追求光和热,哪怕山高水长路远马亡,哪怕最终客死异乡。
我并不遗憾未曾见过三十年前的月光,也并不遗憾缺失了前十几年的光景,却觉得以后的以后,都该是真真正正掌握在自己手中的,谁若拦我,就该将他回绝个片甲不留,横刀立于马前,胸膛肺腑里滚着烫手的血,撒出来便能燎起整座城池。这么想着,那个穿着鲜红斗篷的小小姑娘也该长大了,也许那件斗篷小的她再也披不了了,但她应该始终记得那件小小的斗篷,即使以后它躺在衣柜的最底层,被后来好多好多衣服压在上面,它所承载的依旧不朽。谁说人是便长大便遗忘的,那个小姑娘就该第一时间跳出来反驳他说的不对,因为有些镌刻在骨子里的东西,是永远不会被时光所腐蚀的。
纵使银河悲怆,纵使暮色穹苍,无人可懂其中意义,朗声质问时,不如笑说一句,我不过从崖边跌落下的一俗人罢了。同样的,我亦不曾奢求以后成为多么多么了不起的人,只希望提起我所经历过得,日后都将能够眼角藏着笑,衣襟上别着花,如果没人懂得话,我猜梦中的那个小小姑娘会懂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
评论

表情:
点击我更换图片
请您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! 登录一下吧?